紅兔子

눈_눈

如果有人看得到

昨天剛寫完一篇,想了想最近還是不會發文,過一段時間再更吧

【百万】圣诞节应该怎么过?

*高中设定ooc

*欢乐智障甜

*源自小王的评论“可能是刀飘了吧”

*短,一发完

白曜隆进校门的时候,看到一个没有脸的圆形生物从远处向他扑来,他本能地把胳膊一张,怀里就多了一个把自己包成球的皮几万。

“星期天诶!”王昊疯狂拍打着白曜隆的胸肌。

“哇!”其实白曜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还是觉得应和一下王昊的激动比较好。

“嗯……咋啦?”求知少年白曜隆问。

“星期天是平安夜,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?”王昊的好心情并没有消失,“平安夜可以出去玩了!”

“哇!”白曜隆迅速抓住了重点“约会!平安夜约会!”

王昊对平安夜约会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中午吃完饭他靠着午睡的白曜隆,从草稿本上细心地裁下长方形的小纸片,拿了一只荧光笔,工工整整地在纸片上面写上:平安夜to do list。

“早上睡个小小的懒觉,吃完早饭后出去给白曜隆买礼物,中午得叫白曜隆来接自己,然后一起吃牛排,下午就去看电影,绕着白曜隆的豪华小区散步,走累了就去他家里打游戏,晚上跑出去参加平安夜活动,在人群中偷偷拉手……”

“然后我就睡你家里了,抱一晚上然后起床,一起上学!”下午,王昊开心地把计划告诉白曜隆。白曜隆嘴里塞着汉堡,艰难的吞咽着,吃完之后舔舔手指头,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:

“我们……啥时候写作业啊?”

事实上白曜隆提出的问题是很重要的,他们周六补课,王昊和白曜隆上课时把作业偷偷压在书下,抓住时机就写几笔,晚自习下了后小王同学看着剩下的作业,觉得自己很忧伤。

“你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?”王昊拽着白曜隆的胳膊,“我觉得我再写作业就要去了。”

小白同学飘忽着一双小眼睛,把手放在胸口“我觉得我已经去了,我的心都不跳了。”

作为两个优秀且怂的学生,王昊和白曜隆决定星期天上午写作业。中午也没办法一起吃牛排了,王昊生气地捏着自己的小肚子,一遍遍麻痹自己,就当减肥,我不气、我不气、我不哭、我不哭、我不想白曜隆、我不想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王昊想象中浪漫的挑礼物也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他艰难的穿梭在人群中,和一群小姑娘挤来挤去抢圣诞礼物。和白曜隆见面时,王昊甚至有一种自己被挤了这么久应该能瘦一点的错觉。

他傻笑着把被挤瘪的纸袋塞给白曜隆,“给你买的蛋糕实在带不回来了,我就替你吃了。”白曜隆惋惜地“噢”了一声,立刻因为纸袋里的东西重新拥有了笑容。

白曜隆兴奋地把小鹿头套戴在头上,拿出手机左看右看,“哇!万万这个贼酷了!”

“……”

王昊翻了个白眼给他,转而怀着一份小幸福把自己的圣诞帽戴上,绕道白曜隆背后去拉他的衣角,一拍他的屁股,“走!带你哥回家!”

到家后白曜隆把王昊领到自己房间,神神秘秘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盒子。王昊打开一看,里面的lv红色手套闪瞎了他贫穷的双眼。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,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小鹿帽子输了,另一方面他拜倒在金钱之下,激动地想“我的男朋友太!秀!了!”。

算了,王昊不再为自己的礼物略显寒酸而忧伤。俗话说礼轻情意重,输的不是他而是他的零花钱!

吃饭、散步、抱抱,虽然王昊和白曜隆度过了艰难的上午和下午,晚上的时光还是基本符合了王昊的计划。最让他们开心的是,白曜隆费尽口舌终于让爸妈同意王昊在自己房间里打地铺,然后夜黑风高之时迅速把王昊捞到自己床上。

(对,作为两个单纯可爱的高中生他们只是抱着而已눈_눈)

“白曜隆,”过了一会儿王昊戳戳白曜隆,“你还醒着吧?”

“醒着呢。”

王昊翻身坐起来,爬下床把灯打开。白曜隆跟着他,起床拿了一件外套披在王昊身上,和他面对面站着。

王昊手上拿着他自己的外套,在口袋里摸了一会儿,“那啥,我给你写了一张贺卡。”

递给白曜隆之后他迅速关了灯,在黑暗中红着脸补充,“整的像个小姑娘似的,你看了之后别嘲笑我。”

……你把灯关了叫我怎么看啊,白曜隆想说又不敢说,默默走过去把灯打开,看着王昊捂着脸蹲在地上,然后打开贺卡。

这下换他不好意思地去关灯了,白曜隆也蹲下,轻轻把王昊拉起来,抱住。月光从窗帘缝透进来,柔柔的洒在他们身上。

“当我爱你时

风中的松树

要以他们丝绒般的叶子唱你的名字”*

“万万我可喜欢你啦。”白曜隆抱着王昊,黏黏糊糊在他脸上蹭,然后抬起头,小心地捧着王昊的脸,认真注视着他的眼睛。

神魂颠倒、火花四射、意乱情迷,王昊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热。

“万万”白曜隆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,他顿了一下,放轻声音说“我听别人说接吻要翘脚诶。”

要翘脚诶

翘脚诶

翘脚

……

??翘脚?我可去你的吧!王昊觉得自己耳朵怕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是你白曜隆飘了还是我王昊拿不动刀了?王昊现在是很热,想打人的那种热。

没等王昊挣扎出来打他,白曜隆的嘴唇就覆了上来,温温的、软软的。心跳的声音一下子放大,王昊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的重点应该在“接吻”,而不是煞风景的“翘脚”。

他激动得瘫软在白曜隆怀里,心像是浸泡过温热的蜂蜜水般柔软得一塌糊涂。这下真的意乱情迷了,王昊迷迷糊糊地想。好奇心作祟还是别的什么,他靠在白曜隆身上偷偷翘起一只脚,几乎瞬间就放下了。

可能是刀飘了吧。












*来自聂鲁达

每天太忙了,周一的脑洞今天才写完,可能以后写文都是周更什么的。

欢迎你的意见和看法,谢谢阅读。

【百万】当我喜欢你时①

第一次写文,以前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就看看文了,没想到还是决定写一写。谢谢阅读。

*高中设定

*ooc

*有后续,he

      ⑴世界在下沉,我们在恋爱。♡

       王昊算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。成绩中等,长相一般,家境一般,穿着宽大的黑白校服,每天十点混在一群普普通通的男生里做着傻傻的课间操。他像许多高中生一样,说脏话,写作业抄答案,测验时偷偷翻书,虽然留着厚厚的刘海但自我感觉良好,拍非主流自拍时被自己帅到笑出声来。可他又不是会被人忽视的那一类,他有很大很好看的眼睛,他的帽子只有上课时才摘下来,他故意买了180的校服外套,穿在身上大大的,可以缩在衣服里当一个沉静男,也可以甩袖子玩。但他沉默了很久,最终伤心的把校裤换回了175。

        别人有时会议论起他来,比如说“我觉得王昊还是男生里比较正常的”“哪里正常了,不过他没有其他人那么讨厌”或者是“一班有个男生还蛮酷的”“他会跳breaking 诶,是很帅,但他的衣品和刘海是什么鬼”

     
        很巧的是,白曜隆也穿180的校服,虽然只有校裤是180。故意买小的校裤变得修身,裤脚在脚踝以上,夏天时露脚踝,天冷一点穿浅色系或运动系的长袜。白曜隆每天十点也去做课间操,不巧的是,他做起来一点也不傻。王昊做起课间操来总是不舍得动动四肢,胳膊有气无力小幅度挥动着,脚磨磨蹭蹭在地上滑来滑去,脑海中想象着自己有一种忧郁的帅气感。白曜隆不一样,他认真地把每一个动作都做到位,浑身散发着青春阳光的活力,肌肉线条随着动作若隐若现透出来,让好多人偷偷往他身上瞄。

       有一节操要转身,王昊在队伍中间一转,呀,白曜隆真帅,背影也帅。

        高一上没分班,王昊和白曜隆在一个班,中考结束后的暑假他在补习班度过,高中分班考试成功进入一班。他其实不太敢找白曜隆那堆人玩,他们小学初中高中一路直升上来,已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群体。他们个子高、家里有钱、成绩好、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们。王昊不太爱说话,他看着白曜隆和他小团体自然地和其他人打招呼,凑在一起玩闹说笑,心里羡慕而沮丧,沮丧而窃喜,他和白曜隆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,他偷偷看着白曜隆,一边因为白曜隆可能永远也不会注意他酸了鼻头,又放心于白曜隆不会发现他的注视。

        但王昊还是很紧张,和白曜隆说话的时候很紧张。他作为小组长去收白曜隆作业,捏着自己的衣角,很清楚很认真地说“白曜隆你交作业了吗?”然后乐于看着白曜隆抬起头,软软糯糯地朝他笑“呀!还没呢”。收完作业他就盯着白曜隆红润饱满的嘴唇,有点期待白曜隆再对他说一两句别的什么,有时候没有,白曜隆睁大眼睛也盯着他,王昊有些局促的把白曜隆的作业本抱在胸前,在自己脸红起来之前去收下一个人的作业。

    
        就像每个青春期的人想吸引喜欢的人注意一样,每当白曜隆在附近,王昊就突然兴奋般地扯着同伴大声说脏话,或者在花坛旁跳上跳下,在白曜隆周围晃来晃去。他也的确受到白曜隆的注意了,只不过白曜隆的眼神有些忧虑,他蹙着眉头,看着王昊欲言又止。有一天王昊突然得知,小孩家教良好,几乎不说脏话。他觉得自己一定会被讨厌的那个课间,白曜隆摇摇晃晃走到他面前,又皱着眉头担心地看着他说“王昊,你以后别站在花坛上跳了,我看着觉得可危险了。”

        班群建好了,王昊踊跃地加了进去,每天忐忑地翻动群成员列表看有没有白曜隆的名字。白曜隆首字母靠前,他就先闭上眼睛滑到z,再一点一点往前翻。一个星期以后成功加上白曜隆好友,是白曜隆主动加他的。王昊点同意时差点把手机扔出去。他住校,一个人躲在被子里捂着嘴巴笑着,抱着手机轻轻在床上翻来翻去。怎么就是白曜隆先加的他呢?他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海里的小小帆船,白曜隆让他摇啊摇啊,心情起起又伏伏。

        后来王昊点开群成员列表,居然还是没有白曜隆的名字,他不敢多想,把它当成最重要的秘密深深压在心底。白曜隆怎么知道他的QQ号的?他也不敢问。王昊不开心的时候,就把这件事翻出来想一想,想着想着就笑了,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        每天王昊都点开白曜隆的空间,看他和朋友们在评论里互损、看他发自己的健身照、看他拍的风景和衣服、看他开心地分享自己给妈妈做的饭和他的小兔子。他其实把白曜隆的空间从头到尾翻了好几遍,为了不让白曜隆察觉,王昊不敢给很久以前的照片点赞。但有天晚上一点多,他迷迷糊糊翻白曜隆空间,闭着眼睛随便一摁,再睁开眼睛时他被惊得从床上弹起来,不困了,心也不跳了。

      没过一分钟,白曜隆给他发消息。

      “王昊!!这么晚你还没睡啊!”

      “谢谢你给我点赞啦😊”

      “我去看了你的空间了,你的自拍贼非主流了”

      “但我觉得很好看”

        王昊握着手机,不知道怎么回他,白曜隆没有新的信息发来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没回消息所以生气了,不想理自己了。王昊觉得自己又想哭,一边觉得莫名的委屈一边骂自己窝囊。他躲在被子里吸鼻子,一直来回看白曜隆发来的那几行字。两点的时候他觉得白曜隆一定睡了,他回

       “我特别喜欢你的照片”

        想了想他又补

       “秀住了”

       然后打了一行字又删了

       “以后多发点说说呗”

         第二天早上王昊看消息,白曜隆那时候其实还没睡,他说
      “那明天中午我带你出去吃饭,给你看我的相册吧”
        他还发
       “快睡吧,小心明天上学头晕”

        吃完早餐回教室,王昊不敢看白曜隆,低着头坐到座位上。白曜隆坐在王昊右后方,中间隔一排。过了一会儿白曜隆拿着作业从讲台上绕过来,蹲在王昊旁边扒着桌子问他:

        你怎么样啊,困不困?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王昊又想低头,可是低头就会和白曜隆的视线交汇。他怀着壮士断腕的心情看着白曜隆的眼睛:“我……是有点头疼”。

       
        白曜隆听完满脸写着惆怅,“那怎么办啊,中午就不出去吃了吧,早点在食堂吃完就可以早点睡觉了,下午体育课我们躲在班里看照片。”

        王昊一下子就慌了,这怎么行,怎么可以不一起吃饭了。他的脸瞬间憋得通红,眼睛里闪着泪光着急地去扯白曜隆的袖子“出去吃,我一会儿就没事了,出去吧”

       “那……行吧,你课间睡一会儿觉”

       “那个……”王昊磨蹭了半天憋出来一句“和你朋友一起吃?”

       “才不能跟他们吃呢,他们就会欺负人,你就跟我吃,我们俩一起。”

        王昊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“我们俩一起”,感觉自己轻飘飘的。下课的时候白曜隆跑过来监督他睡觉,王昊趴在桌子上,激动得用手偷偷抠桌子,白曜隆在他乱动时摸摸他的背,坐在旁边安安静静。王昊想到这是白曜隆第一次下课时没和朋友在一起玩闹,第一次下课没有吵吵闹闹,第一次和自己的距离这么近这么近,他越想越睡不着,埋着头傻傻地笑。

        和白曜隆并肩走路是新体验。王昊一直知道白曜隆比他高很多,这样近的走在一起,白曜隆结实的胳膊贴着他的,自己肩膀往上一点点是白曜隆宽阔的肩膀,王昊觉得很安心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一直怀疑是自己没忍住然后蹭到白曜隆身上去的。他唾弃着自己,在白曜隆抬起胳膊搂他的时候又拼命给自己竖大拇指。他想,王昊你太贱了,过了一会儿开心地想,王昊你真机智,你太棒了。

        饭就那样吃了,王昊越想记得每一个细节就越记不清,他只知道他们去吃王昊喜欢的排骨、白曜隆付的钱、他们头凑在一起看照片,一切都像是一场终于实现的梦。他记不清自己表现的怎么样,有没有让白曜隆对自己留下好印象。他从中午一直想到下午,直到白曜隆拉住他的胳膊,说,体育课不打球了,我们俩趴栏杆上聊天吧。

        又一个第一次,白曜隆的第一次不好好上体育课和王昊的第一次和白曜隆聊天。

        王昊把卫衣帽子掀起来,套在头上,软软的趴在栏杆上不敢看白曜隆。白曜隆斜靠在栏杆上,单手扶在上面,低下头看王昊拱起的背和一抬一抬的脚。王昊告诉白曜隆自己的家庭、自己喜欢听的歌、自己以前的故事。谈及breaking他有点骄傲“我可以单手把自己撑起来,真的,特秀!我以前八块腹肌绝对能跟你比一比,现在不行了,吃多了。”说完他抬起头藏在胳膊后面看白曜隆的反应。白曜隆看起来心情很好,他看着王昊,缓慢又认真地说:“我一直都知道呀,我觉得你可酷了”

        王昊想知道他知道多少,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事呢?可他还是没问,低下头把砰砰乱跳的心压在栏杆上,默默听着白曜隆对他的夸奖。白曜隆夸他喜欢的歌好听,小时候和现在都帅,在听到白曜隆夸他衣品高级和刘海好看时觉得眼睛热热的。白曜隆什么意思啊,他是真的觉得自己不错吗?还是在逗自己玩?

        那天以后他们就再没这样亲近过,但王昊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有时他觉得白曜隆在偷偷看自己,假装看钟去瞟一眼白曜隆又什么也没发现。他还是在白曜隆的周围晃来晃去,从花坛上跳下来然后被白曜隆捉住往教室里送。每次和白曜隆对视,都能看见白曜隆笑得眼睛咪成一条缝,露出牙花子来。蠢死了,王昊笑着去揪花坛里的叶子,揪一揪又赶紧否定自己,不蠢不蠢,帅死我了。

        有天吃晚饭的时候王昊一个人来到球场,操场上空荡荡的,暗红色的天色下只有王昊一人的身影。奔跑、起跳、投篮,他跑得浑身都热起来,一颗心在胸腔里滚烫地燃烧着,大口吸入的冷空气让他嘴里有一股血腥味。他满脑子都是白曜隆,想他的笑,想他低沉而软糯的声音,想他干净修长的手指,然后他听见有人在叫他:

        王昊!王昊!

        他扭头,吃完晚饭的白曜隆向他跑来,背后是红色的夕阳。 一瞬间他觉得白曜隆要扑过来抱住他了,但白曜隆只是在他面前止住脚步,没完全放下去的手又抬起来,“打球怎么戴帽子啊”,他轻轻掀开王昊的帽子,摸了摸厚厚的刘海,“好可爱哦”他放软了声音说“我陪你打球吧”然后看着王昊突然焦急的眼睛补充道“我就站着投篮,不跑,不会胃疼的。”

        白曜隆果真没跑,投完一个球就传给王昊,王昊在球场上跑来跑去,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轻盈和放松过。打累了,他就站在一旁看白曜隆投篮,然后和他抢着捡球。天色渐暗,王昊绕到白曜隆身后给自己加油打气。他想像白曜隆的好兄弟那样拍拍他的肩,然后约他下次再一起打球。可等他的手真的拍上白曜隆,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白曜隆转身、看着他、咧开嘴笑。王昊想说:“我还蛮喜欢和你玩的,下次再约啊”,可他张张合合几次嘴,最后带着哭腔小声喊了一句:“我好喜欢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 白曜隆一下就懂了,懂了王昊为什么哭,懂了他说的“喜欢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白曜隆看着王昊哭,看着他的眼泪和鼻涕都慢慢留下来,心里暖暖地暗喜,又有些心疼和紧张。他笨拙地从口袋里掏出纸来,小心翼翼给王昊擦鼻涕,又用手指头一点点擦王昊的眼泪。过了一会儿,拉着王昊的手把他带到身边,搂着他往前走“有人来了,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啊”白曜隆凑到王昊耳边说,暖湿的气息扑到王昊耳朵里。

       他把王昊带进体育馆的厕所,锁上们。“这里没人了,你别怕”说完这句白曜隆就咬咬嘴唇,紧张且着急地看着王昊完全崩溃。怎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呢?王昊觉得自己一定得说些什么解释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,他抽泣了着说了几个字,然后又是新一轮的泪水决堤。白曜隆摸着他的背,看起来也快哭了,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懂。”

          王昊摇头,用全部力气说完一句“你肯定不喜欢我” ,就专心哭了起来, 他怎么也没控制住眼泪,着急自己一到白曜隆面前就娇气爱哭,越着急就越委屈,觉得自己完了,哭成这个傻样白曜隆要被吓走了。结果流了更多的泪,瘪着嘴不敢出声,脸红扑扑的,丑丑地哭着。白曜隆觉得他哭的丑,又觉得他哭得可爱惨了。他坐在洗手台上,默默一张张抽出纸递给王昊,小声地说“我没有不喜欢你呀,我也很喜欢你的,你别哭了,你哭得我好难受啊”

        白曜隆想抱抱王昊又不太敢,偷偷去拽王昊的手,把他的手握着轻轻摸着。王昊已经哭得头疼,迷迷糊糊往白曜隆身上靠,走到白曜隆两腿间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干什么,就使劲握着白曜隆的手,又怕太用力让他疼。他们俩就这样相对无言了几分钟,然后白曜隆低下头,打破沉默

       “要上课了。”

        王昊觉得自己难受得快死了。

       “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清楚,我现在脑袋有点懵,但是我的想法其实是这样的,你看着啊……昊昊。”

        白曜隆举起王昊的手,轻轻亲了一下手背。

        让我死在这一刻吧,王昊想。

 

       晚自习的时候,从后面传来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To王昊”,白曜隆的字。王昊觉得浑身的血都在往脑袋上涌,他低下头藏在书立背后,手指发颤地打开纸条,然后他湿着眼睛往后看,白曜隆朝他温柔地笑,眼里全是认真坚定,王昊看着他,想,天啊,他是我的了。

        纸条上没写太多。里面画了一个爱心,里面被红笔一点点涂满,署名是白曜隆。











原本以为会很快写完的文断断续续写了两天,不自己写不知道,写文真是太辛苦了。

准备开篇就直接写谈恋爱,绕开自己不会写的暗恋和表白,结果低估了自己话唠的功力,这篇全是暗恋和表白。

这其实是一个双向暗恋,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清楚。

欢迎你的建议和看法,谢谢阅读。

重新改了一个标题11.25
  

怎麼發文呢?

        試一試
      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      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 我愛佩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