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兔子

눈_눈

【百万】圣诞节应该怎么过?

*高中设定ooc

*欢乐智障甜

*源自小王的评论“可能是刀飘了吧”

*短,一发完

白曜隆进校门的时候,看到一个没有脸的圆形生物从远处向他扑来,他本能地把胳膊一张,怀里就多了一个把自己包成球的皮几万。

“星期天诶!”王昊疯狂拍打着白曜隆的胸肌。

“哇!”其实白曜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还是觉得应和一下王昊的激动比较好。

“嗯……咋啦?”求知少年白曜隆问。

“星期天是平安夜,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?”王昊的好心情并没有消失,“平安夜可以出去玩了!”

“哇!”白曜隆迅速抓住了重点“约会!平安夜约会!”

王昊对平安夜约会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中午吃完饭他靠着午睡的白曜隆,从草稿本上细心地裁下长方形的小纸片,拿了一只荧光笔,工工整整地在纸片上面写上:平安夜to do list。

“早上睡个小小的懒觉,吃完早饭后出去给白曜隆买礼物,中午得叫白曜隆来接自己,然后一起吃牛排,下午就去看电影,绕着白曜隆的豪华小区散步,走累了就去他家里打游戏,晚上跑出去参加平安夜活动,在人群中偷偷拉手……”

“然后我就睡你家里了,抱一晚上然后起床,一起上学!”下午,王昊开心地把计划告诉白曜隆。白曜隆嘴里塞着汉堡,艰难的吞咽着,吃完之后舔舔手指头,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:

“我们……啥时候写作业啊?”

事实上白曜隆提出的问题是很重要的,他们周六补课,王昊和白曜隆上课时把作业偷偷压在书下,抓住时机就写几笔,晚自习下了后小王同学看着剩下的作业,觉得自己很忧伤。

“你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?”王昊拽着白曜隆的胳膊,“我觉得我再写作业就要去了。”

小白同学飘忽着一双小眼睛,把手放在胸口“我觉得我已经去了,我的心都不跳了。”

作为两个优秀且怂的学生,王昊和白曜隆决定星期天上午写作业。中午也没办法一起吃牛排了,王昊生气地捏着自己的小肚子,一遍遍麻痹自己,就当减肥,我不气、我不气、我不哭、我不哭、我不想白曜隆、我不想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王昊想象中浪漫的挑礼物也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他艰难的穿梭在人群中,和一群小姑娘挤来挤去抢圣诞礼物。和白曜隆见面时,王昊甚至有一种自己被挤了这么久应该能瘦一点的错觉。

他傻笑着把被挤瘪的纸袋塞给白曜隆,“给你买的蛋糕实在带不回来了,我就替你吃了。”白曜隆惋惜地“噢”了一声,立刻因为纸袋里的东西重新拥有了笑容。

白曜隆兴奋地把小鹿头套戴在头上,拿出手机左看右看,“哇!万万这个贼酷了!”

“……”

王昊翻了个白眼给他,转而怀着一份小幸福把自己的圣诞帽戴上,绕道白曜隆背后去拉他的衣角,一拍他的屁股,“走!带你哥回家!”

到家后白曜隆把王昊领到自己房间,神神秘秘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盒子。王昊打开一看,里面的lv红色手套闪瞎了他贫穷的双眼。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,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小鹿帽子输了,另一方面他拜倒在金钱之下,激动地想“我的男朋友太!秀!了!”。

算了,王昊不再为自己的礼物略显寒酸而忧伤。俗话说礼轻情意重,输的不是他而是他的零花钱!

吃饭、散步、抱抱,虽然王昊和白曜隆度过了艰难的上午和下午,晚上的时光还是基本符合了王昊的计划。最让他们开心的是,白曜隆费尽口舌终于让爸妈同意王昊在自己房间里打地铺,然后夜黑风高之时迅速把王昊捞到自己床上。

(对,作为两个单纯可爱的高中生他们只是抱着而已눈_눈)

“白曜隆,”过了一会儿王昊戳戳白曜隆,“你还醒着吧?”

“醒着呢。”

王昊翻身坐起来,爬下床把灯打开。白曜隆跟着他,起床拿了一件外套披在王昊身上,和他面对面站着。

王昊手上拿着他自己的外套,在口袋里摸了一会儿,“那啥,我给你写了一张贺卡。”

递给白曜隆之后他迅速关了灯,在黑暗中红着脸补充,“整的像个小姑娘似的,你看了之后别嘲笑我。”

……你把灯关了叫我怎么看啊,白曜隆想说又不敢说,默默走过去把灯打开,看着王昊捂着脸蹲在地上,然后打开贺卡。

这下换他不好意思地去关灯了,白曜隆也蹲下,轻轻把王昊拉起来,抱住。月光从窗帘缝透进来,柔柔的洒在他们身上。

“当我爱你时

风中的松树

要以他们丝绒般的叶子唱你的名字”*

“万万我可喜欢你啦。”白曜隆抱着王昊,黏黏糊糊在他脸上蹭,然后抬起头,小心地捧着王昊的脸,认真注视着他的眼睛。

神魂颠倒、火花四射、意乱情迷,王昊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热。

“万万”白曜隆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,他顿了一下,放轻声音说“我听别人说接吻要翘脚诶。”

要翘脚诶

翘脚诶

翘脚

……

??翘脚?我可去你的吧!王昊觉得自己耳朵怕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是你白曜隆飘了还是我王昊拿不动刀了?王昊现在是很热,想打人的那种热。

没等王昊挣扎出来打他,白曜隆的嘴唇就覆了上来,温温的、软软的。心跳的声音一下子放大,王昊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的重点应该在“接吻”,而不是煞风景的“翘脚”。

他激动得瘫软在白曜隆怀里,心像是浸泡过温热的蜂蜜水般柔软得一塌糊涂。这下真的意乱情迷了,王昊迷迷糊糊地想。好奇心作祟还是别的什么,他靠在白曜隆身上偷偷翘起一只脚,几乎瞬间就放下了。

可能是刀飘了吧。












*来自聂鲁达

每天太忙了,周一的脑洞今天才写完,可能以后写文都是周更什么的。

欢迎你的意见和看法,谢谢阅读。

评论(8)

热度(64)